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且末要闻>详细内容

新疆各族各界人士强烈谴责美通过涉疆“法案”

来源:且末零距离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2-06 16:58:20 浏览次数: 【字体:

任何妄想搞乱新疆的图谋都不会得逞

我区各族各界人士强烈谴责美通过涉疆“法案”


当地时间12月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所谓的涉疆“法案”,罔顾事实,颠倒黑白,恶意诋毁和无端指责中国新疆的人权状况,极力抹黑新疆。对此,我区各族各界人士表示极大愤慨、强烈谴责、坚决反对。大家纷纷表示,涉疆“法案”暴露了美方破坏新疆繁荣稳定的险恶用心,极大伤害了新疆各族人民的感情,任何妄想搞乱新疆的图谋都不会得逞,新疆各族人民也决不答应。

无比愤慨 坚决反对

“涉疆‘法案’歪曲抹黑中国去极端化和打击恐怖主义的努力,无端指责中国政府治疆政策。作为知识分子,我表示强烈愤慨,坚决反对。”12月4日,在巴楚县色力布亚镇走亲的自治区农机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姑丽娜尔·吾布力义正词严地说。

姑丽娜尔说,她结对亲戚所在的色力布亚镇曾经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严重,暴恐案件频发,一些无辜群众被害。而今天的色力布亚镇,人民生活安定祥和,从教培中心结业的女学员,脱去蒙面罩袍,变得美丽、自信,对生活充满希望。这些都说明,开展教培工作是依法采取的帮助受宗教极端思想毒害的群众摆脱极端主义束缚、帮助他们追求现代文明生活的重要措施,是新疆反恐和去极端化的创新之举、正义之举。

“美国借‘人权’之名,行干涉中国内政、污蔑抹黑新疆之实,其险恶用心一目了然。”新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党委副书记、院长祖力亚提·司马义说,依法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工作,是推进依法治疆的有效举措。涉疆“法案”恶毒攻击新疆人权状况,完全是混淆是非的错误言论,是对新疆稳定发展局面的肆意抹黑。

祖力亚提说,她曾前往喀什、和田地区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调研,实地感受到在教培中心的培养下,学员们祛除了宗教极端思想,学到了新技能,翻开人生新的一页。事实证明,设立教培中心,开展教培工作,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法、刑法、刑事诉讼法、反恐怖主义法等法律法规实施的,既保障了学员的人权,也减少了暴恐犯罪,保障了各族人民的生命权、健康权、发展权,这是对新疆各族人民人权的最好保护。

“涉疆‘法案’黑白不分,无中生有,打着人权的幌子,实则破坏新疆稳定,粗暴干涉中国内政,我们对此非常气愤、强烈谴责。”新疆师范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2016级学生张文静说,作为当代大学生,要擦亮双眼,看清美方的伪善面目和险恶用心,向一切破坏祖国利益的行为说“不”,并带动身边人,以实际行动维护新疆社会稳定,捍卫美丽家园。

涉疆“法案”完全是胡说八道

新疆的事情做得好不好,不是由别人说了算,而是由新疆各族人民自己说了算。

“作为亲历者,我最有发言权。美涉疆‘法案’完全颠倒黑白,不顾事实编造谎言,说什么‘侵犯了少数民族人权’,都是一派胡言。”和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结业学员希尔艾力·如孜阿依提底气十足地说。

希尔艾力说,教培中心就是一所学校,实行规范管理,各项规章制度、课程表、食谱等都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当地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充分尊重和保障不同民族学员的风俗习惯,免费提供种类繁多、营养丰富的清真饮食。老师们无微不至的关怀,让学员们感受到家一般的温暖。“以前我感染了宗教极端思想,拒绝国家的惠民政策,日子越过越穷。教培中心的学习和生活,让我重新看到了光明和希望。我想正告美方,新疆是各族人民共同的美丽家园,你们这种挑拨离间的阴谋肯定不会得逞。”希尔艾力说。

“涉疆‘法案’完全是胡说八道,不顾新疆各族群众的真实感受,完全抹杀了新疆的发展成就,故意破坏我们的幸福生活。”叶城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结业学员苏比努尔·买买提明气愤地说。

苏比努尔说,在教培中心的学习,不仅帮她祛除了头脑中的宗教极端思想,她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水平也大有提升,最大收获是扎实学习了法律知识,增强了对公民权利义务的认识。如今,她在当地一家法律服务所上班,用自己学到的法律知识帮助周围群众,生活非常充实。“没有教培工作,就没有我今天的好日子,决不允许美国对我们的生活指手画脚。”苏比努尔说。

一意孤行终将害人害己

“美涉疆‘法案’是为恐怖主义张目,是在助纣为虐,一意孤行终将害人害己。”新疆伊斯兰教协会会长、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院长阿不都热克甫·吐木尼牙孜表达了自己的强烈愤慨之情。

阿不都热克甫·吐木尼牙孜说,他曾到教培中心实地参观,看到受宗教极端思想感染的信教群众,经过一段时间学习培训,人变得精神了,言谈举止也正常了。这些都是他亲眼目睹、亲耳所闻的变化。“教培中心挽救了许多家庭、许多群众,开展教培工作是尊重保障人权的正义之举,我们衷心支持和拥护。”阿不都热克甫·吐木尼牙孜说。

4日,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乌鲁木齐市白大寺伊玛目阿布都西克尔·热合木都拉和以往一样,在清真寺主持教务。“近些年,政府拨款重修宗教活动场所,白大寺寺内建有净身设施、水冲厕所,全天提供热水,党和政府对信教群众的关心体现在了细微之处。”阿布都西克尔说,新疆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依法保障信教群众正常宗教需求和正常宗教活动的开展。

“美涉疆‘法案’就是在极力抹黑新疆。新疆安定祥和、繁荣发展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我们要倍加珍惜,决不允许外部势力横加干涉。”阿布都西克尔说。

“美方一意孤行,通过所谓涉疆‘法案’,完全违背事实,终将害人害己。”新疆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马合木提·阿布都外力说,美方对教培中心的歪曲污蔑,无非是拿“宗教”“人权”为幌子,干涉中国内政,遏制中国发展。这种利用涉疆问题挑拨中国民族关、破坏新疆繁荣稳定的图谋是绝对不可能得逞的。

马合木提说,今天的新疆,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各族人民团结和睦、安居乐业,成就有目共睹。“任何诽谤,都不能阻止新疆各族人民团结奋进的脚步;任何谣言,都不能抹杀新疆人权发展进步的事实;任何图谋,都不能干扰新疆发展繁荣的进程。”马合木提说。(记者李春霞、赵西娅、米日古力·吾、谢慧变、郑卓采写)



没有教培中心就没有新疆的安稳日子
新疆伊斯兰教协会会长、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院长
阿不都热克甫·吐木尼牙孜


近期,《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连续发表所谓“独家报道”,对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进行恶毒攻击,颠倒黑白、肆意抹黑。当地时间12月3日,美国国会通过所谓“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以新疆“再教育营”“大肆关押维吾尔穆斯林”“侵犯人权”等子虚乌有的所谓证据,欲对新疆进行制裁。这简直是赤裸裸的空口说白话、血口喷人,让我看清了西方媒体和美国在反恐、去极端化问题上采取的双重标准,也让我看清了他们的险恶用心。对此,作为生在新疆、长在新疆的宗教人士,我感到有责任、有义务说一说自己所见所闻的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


过去一个时期,新疆极端思想渗透蔓延、暴恐活动多发频发,严重危害各族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那时的新疆,与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的美国纽约一样,人们每天生活在紧张、恐惧之中。面对各族群众对打击暴力恐怖犯罪的强烈呼声,新疆政府既依法严厉打击暴力恐怖犯罪,又依法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最大限度地挽救受宗教极端思想感染、有轻微违法犯罪的人员,最大限度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免遭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侵害。新疆已连续3年没有发生暴恐案(事)件,各族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明显增强。今年以来,我接待了40多批国外来宾,他们纷纷对设立教培中心这一做法给予高度评价,对新疆的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点赞,认为新疆不仅很美丽,而且很安全。


我多次实地参观喀什、和田、吐鲁番等地的教培中心,亲眼看到学员在教室里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学习法律、学习技能;亲眼看到教培中心免费提供的清真饮食,学员参加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自由愉快地学习、生活、娱乐;亲眼看到学员有事可以请假外出,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可以随时通电话;亲眼看到学员主动揭批宗教极端思想的谬论和“三股势力”的残暴行径,发自内心地感恩政府的教育挽救,庆幸没有成为“三股势力”的炮灰。我认识的一些学员在结业后,大多凭借在教培中心学到的本领找到了合适的工作,过上了好日子。比如:喀什市学员阿布都艾尼·伊斯马依力结业后在喀什市一家餐饮公司上班,他给我说,自从摆脱了宗教极端思想的牢笼后,他的心不像以前那么累了,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了。吐鲁番市学员依地日斯·依马尔结业后,被聘用到鄯善县法院鲁克沁镇法庭工作,现在每天都是满满的成就感。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就是要挽救那些受到极端思想感染的人,这是护佑众生的最大善举。受到宗教极端思想感染的人,就像一个迷了路的人,是一个不正常的人,更是一个可怕的人。以前,许多人受到宗教极端思想的影响,践踏、挑战法律。通过一段时间的教育培训,他们真正明白了什么是合法、什么是违法,明白了哪些事情能干、哪些事情不能干,明白了宗教活动必须在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进行,心里亮起了“红绿灯”。这是多么难得的改变啊!如果不开办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新疆就会成为暴恐横行、灾难不断、人民遭殃的动荡之地。政府如同父母对待自己犯了错误的孩子,耐心细致地对那些受到宗教极端思想感染的人进行教育转化,不仅从思想上、物质上帮扶,还想方设法解决他们就业问题。同时,帮助学员亲属解决生产、生活、就业、就学、就医等方面的实际困难,解除了学员参加学习培训的后顾之忧,增强了参加学习培训的动力。


伊斯兰的本意就是和平。极端主义不是伊斯兰教,它肆意歪曲伊斯兰教教义教规,践踏伊斯兰教基本精神、亵渎伊斯兰教教义,甚至残害无辜群众,严重危害社会稳定,他们是新疆各族群众包括我们穆斯林在内的敌人,他们的所作所为完全违背了伊斯兰教主张和平、反对暴力的基本教义。


新疆依法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使学员认清了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的本质和危害,摆脱了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的精神枷锁,在走向犯罪的悬崖边上回了头,新疆的社会更加安定和谐了,各民族更加团结紧密了,各族群众的生命权、健康权、发展权得到了充分保障。可以说,没有教培中心就没有新疆的安稳日子!作为新疆伊斯兰教协会会长,我代表新疆伊斯兰教界人士和广大穆斯林,正告那些企图遏制中国发展、破坏新疆稳定、抹黑新疆教培中心的美西方人士,不要罔顾客观事实了,不要再造谣污蔑了!我们坚信只要沿着有中国特色的治疆之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新疆的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一定会实现,新疆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新疆各族人民的日子一定会过得越来越好。




美涉疆“法案”是美国反华政客的又一次拙劣表演
新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
祖力亚提·司马义


美国国会众议院以自导自演的某些西方媒体假新闻和虚假作证材料为由,通过所谓的“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简直是蛮横无理、荒诞至极,令世人所不齿。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的这个“法案”,貌似在关心维护维吾尔族的人权,但实际上,却是企图通过这样一个建立在谎言上的“法案”,继续抹黑新疆、搞乱新疆,严重危害新疆各族人民的生命权、生存权、发展权等基本人权。他们冠冕堂皇的人权外衣下,包藏的却是搞乱新疆、遏制中国的祸心。这与他们搞乱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如出一辙。


新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新疆各民族是中华民族的组成部分,新疆事务纯属中国内政。涉疆问题不是宗教、民族、人权问题,而是反暴恐和反分裂问题。


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在新疆由来已久。在宗教极端主义的渗透和控制下,许多人参与或者被教唆、胁迫、引诱参与恐怖活动、极端主义活动。由于上述人员受宗教极端主义毒害深,丧失了对正常生活和法律界限的理性辨识能力,如果不对他们采取积极干预措施,就不能解除宗教极端主义对他们的桎梏,就无法使他们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就不可能使他们实现个人的更好发展。面对严峻形势和复杂情况,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坚持标本兼治方针,既依法严厉打击少数严重暴力恐怖犯罪,又最大限度地教育挽救感染宗教极端主义、有轻微违法犯罪的人员。依法设立教培中心,对学员进行系统的教育培训,是遏制暴力恐怖案(事)件多发频发、铲除宗教极端主义滋生蔓延土壤的迫切需要,也是有效提升学员文化知识水平、掌握劳动技能、促进就业和增加收入的迫切需要,更是实现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迫切需要。


新疆开展教培工作的做法既符合国家法治精神和要求,又体现了国际社会反恐、去极端化的原则和理念。新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办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等法律法规,设立了教培中心,开展帮教等工作。通过“集中培训、寄宿学习、实践培养”等多种形式开展免费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并在学员考核达标后颁发结业证书。学员结业后,可以自主择业,也可以由有关部门协助安排就业。


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坚持建设性和批判性相统一,引导教育学员直面各种错误观点。针对学员不同程度地受宗教极端主义影响和控制的问题,教培中心的教师们将去极端化贯穿全过程。通过分阶段学习法律法规、民族宗教政策和宗教知识,揭露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的危害,使学员全面准确了解国家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深刻认识到什么是合法宗教活动、什么是非法宗教活动、什么是宗教极端主义,真正明白宗教极端主义完全违背了宗教教义,努力使学员认清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的罪恶本质和严重危害,摆脱其影响和控制,帮助学员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坚持理论性与实践性相统一,既针对学员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普遍水平低的问题,开展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培训;针对学员普遍缺乏法治意识,开设法律知识课程,又针对学员缺乏职业技能、就业困难的问题,开展职业技能培训。


在教培中心实地调研期间,我走进教室、食堂、宿舍,与学员展开广泛交流,在自由的环境和活跃的气氛中,我感受到的不只是他们流利的普通话,学员的国家意识、公民意识、法治意识明显增强,辨别是非能力明显提高。大多数学员能够认清宗教极端主义不是宗教,抵御宗教极端主义渗透的能力明显增强。大多数学员掌握了一定的实用技能,就业能力得到提高。绝大多数学员达到标准从教培中心结业,有的在企业就业,有的自主创业,还有一些为了不断提升自我,到中职、高职等院校继续深造学习。可以说,新疆的教培工作,实现了反恐、去极端化、保障人权、反贫困的高度统一,为国际社会反恐、去极端化斗争探索了一条标本兼治的有效路径,得到了国际社会广泛赞誉。


但是,一个时期以来,美国奉行单边主义,粗暴干涉他国内政,肆意挥舞“制裁”“人权”大棒,严重冲击现行国际秩序,严重破坏现行国际体系。出台所谓涉疆“法案”,不过是美政客在世人面前的又一次无耻拙劣的表演。公道自在人心。美国反华政客应该知道,虽然美国、英国等23个国家以新疆“人权问题”为借口,向中国集体“发难”;而另一边,54个国家的代表则力挺中国的治疆政策。


任何想给中国扣“帽子”的图谋都不会得逞,都只会自取其辱。在国际社会大家庭里,中国始终维护和平,促进发展,坚守道义,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美国却损人利己,唯我独尊,背信弃义,在世界上大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种做法无疑是开历史倒车,注定不得人心。新疆已连续3年未发生暴力恐怖案(事)件,宗教极端主义渗透得到有效遏制,社会治安状况明显好转,民族平等团结,宗教和睦和顺,人民生活安定祥和。新疆各族人民切身感受到,新疆今天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14亿中国人民已经看清西方某些媒体和政客的本质,看清境外黑手不择手段抹黑新疆,搞“以疆治华”的政治图谋,《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和美国反华政客们这次必定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事实不容捏造 真相击破谎言

喀什地区莎车县莎车镇丝绸社区阿勒屯清真寺哈提甫

阿布都外力·阿布力米提


曾经一段时间,宗教极端思想在新疆大肆传播,宗教极端势力干涉信教群众世俗生活、制造暴力恐怖事件,妄图让新疆陷入动乱。政府依法开展教培工作以来,新疆已经连续3年未发生暴恐案(事)件,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得到极大提升,教培工作得到了新疆各族人民的全力支持和坚决拥护。


但是,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以各种方式对新疆教培中心进行攻击炒作,企图否定新疆为反恐、去极端化付出的巨大努力,这是新疆各族人民决不会答应的。恐怖主义是全人类的共同敌人,宗教极端思想害人害己。在我身边就有一些群众受极端思想感染,曾有人以父母做的饭不“清真”为由,不在家吃饭,和父母断绝关系;有的未成年人被迫辍学,失去了快乐的童年;有的受“圣战殉教进天堂”等宗教极端思想毒害,失去了理智,参加恐怖活动,等等。这些极端思想和行为给信教群众套上了沉重的精神枷锁,严重破坏了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新疆的经济社会发展受到制约。


我实地去过很多教培中心,所见所闻跟个别西方媒体报道的完全不同,不管是接受职业技能教育培训的学员,还是他们的家人,对参加培训都非常支持,感激党和政府的关怀。而个别西方媒体对教培中心的报道歪曲事实、肆意诋毁,完全是编造、污蔑,完全是别有用心。参加教培的学员不少是有轻微违法犯罪的人员,但是政府没有抛弃他们,而是给予了挽救和关怀,组织他们在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进行培训,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学习法律法规、学习职业技能,让他们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通过学习培训,学员们既学会了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熟悉了法律法规,掌握了1至2门实用技能,又达到了“排毒治病”的效果,很多人结业后实现了就业增收。


一位老大娘亲口告诉我:“儿子参加职业技能培训结业后,完全变了样,以前连我们做的饭都不吃,家也不回,跟坏人到处跑,还说要出国参加‘圣战’,更别说孝顺了。结业回来后,现在找到了工作,有了稳定的收入,经常给我们买吃的、买衣服,帮家里干这干那。我深深地感受到,我的孩子以前是中了宗教极端思想的毒,如果政府没有及时进行教育转化挽救,等犯更大的错的时候,就会给我们的家庭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想起这些我是多么的后怕,是政府及时把他救了回来,我和孩子真心感谢党和政府。教培中心‘亚克西’。”


我想大声地告诉那些混淆视听、歪曲事实、诋毁抹黑我们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的美国等西方国家别有用心之人,自从开设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我们的社会环境发生了明显变化,正气上升,邪气下降,各族群众自觉抵制宗教极端思想,民族团结更紧密了、日子过得更好了,老百姓对未来的美好生活充满了希望。维吾尔族有句谚语:“不怀好意的人,不会得到安宁”。试问你们有没有来过新疆,有没有亲眼看到新疆的各族群众被恐怖主义势力迫害、被宗教极端思想毒害的场景,有没有看到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带来的巨大变化,希望你们实地来新疆走一走、看一看,用有根据的事实发表一些负责任的言论,正告你们停止无端的诋毁和肆意抹黑。




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是挽救众生的最大善举
墨玉县其乃巴格街道阔纳协海尔清真寺伊玛目
麦麦提·麦麦提敏

我生在墨玉县,长在墨玉县,见证了墨玉县的发展变化。小的时候,家乡民风淳朴、亲朋友爱、邻里和睦。那时,我和小伙伴最高兴的事就是村里有人家娶媳妇,不仅能吃上抓饭、烤肉、黄面等美食,还能和大家一起唱歌跳舞,热闹非凡。但是,在我上中学的时候,这样的场景慢慢就看不到了,婚礼上欢快的舞蹈、悦耳的歌声没有了,葬礼上也听不到对亲人离世的悲泣声了。慢慢地,身边漂亮的姐妹们都穿上了长长的黑袍,用黑色的头巾蒙起了脸,我们都不敢靠近。我问妈妈,这是怎么了,怎么大家都变成了这样。妈妈告诉我,这些都是宗教极端思想害的,“三股势力”利用乡亲们淳朴的宗教感情打着宗教的幌子大肆传播宗教极端思想,破坏了我们幸福安定的生活。


面对这样的环境,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学习,考上大学,学好知识,把那些荒谬的谎言揭破,让乡亲们认清“三股势力”丑恶的嘴脸,打破他们沉重的精神枷锁。后来,我考上了新疆伊斯兰教经学院,在那里接受了5年的免费教育。在校期间认真学习国家法律法规、时事政治和宗教知识后,我清醒地认识到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必须要遵纪守法,任何宗教和个人都不能超越法律的红线、底线。我认识到在我国宗教信仰是自由的,信不信教由群众自己说了算,而不是被胁迫去信仰哪一种宗教。我认识到伊斯兰教倡导的是和平、宽容,而不是像宗教极端势力所说的“圣战殉教上天堂”。


大学毕业后,我回到了家乡墨玉县担任宗教教职人员。恰逢其时,新疆依法设立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依法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我衷心拥护这项举措,教培中心不仅挽救了那些即将走向犯罪的人员,更是挽救了他们的家庭。这项举措,不仅让受宗教极端思想感染的群体学会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懂得了法律法规、掌握了技能,并在企业、工厂就了业,更重要的是摆脱了宗教极端思想的控制和束缚,回归到了世俗化的生活。现在社会稳定,生活富裕了,年轻人也走出家门就业创业了,到我们和田、墨玉来旅游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我儿时的记忆又回来了,曾经能歌善舞、热情好客的维吾尔族又回来了。


然而,美西方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对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取得的成效视而不见,将我们的学校说成是“拘留营”,说三道四、颠倒黑白、恶意歪曲抹黑。问问曾经在那里学习的人有这样的情况吗?我想告诉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在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对感染宗教极端思想、有轻微违法犯罪的人有过这样的宽容和帮助?有哪一个国家还帮助他们就业脱贫?没有,只有我们中国政府做到了。


现在,我们这里从过去的土坯房变成了安居房,从泥巴路变成了柏油路,从坐毛驴车变成了坐电瓶车、小汽车,从喝涝坝水变成了喝自来水。政府还为清真寺修建了净身房、水冲式厕所,配备了空调、饮水机、鞋套机等便民设施。村里建起了幼儿园,实施了15年免费教育,每个群众都有医疗保险,每年还能享受全民健康体检,党的政策“亚克西”。是中国共产党让我们日子过得越来越好,越来越有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谁要企图破坏我们团结和谐的幸福生活,企图分裂我们伟大的祖国,我们各族群众坚决反对,决不答应!




教培中心让迷失的我重获新生
叶城县结业学员 苏比努尔·买买提明

我叫苏比努尔·买买提明,今年23岁,曾经是叶城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学员,现在是叶城县一家企业的工人。我的故事还要从少年时讲起。


那还是我上初中时,我的邻居阿依努尔偷偷塞给我两本书,并悄悄对我说:“苏比努尔,这几本书你先看,保准你会有收获的。”出于好奇,我收下了这些书,看着看着,我发现这些书与我以往看过的课外书完全不一样,从最初的好奇逐渐到了迷恋。隔三岔五,阿依努尔就给我送书,还经常邀请我去她家里聊天,给我传授那些所谓的“宗教知识”。


阿依努尔经常跟我讲,“天堂”很美,有花不完的金钱、有享用不尽的美食、有穿不完的漂亮衣服、有专门伺候我们的仆人……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我对她所说的话深信不疑,并渴望自己也能够进天堂。


考上中专后,虽然暂时离开了家,但我对宗教极端思想的获求依旧狂热而执着,我不再满足偷偷摸摸地看一些半遮半掩宣扬宗教极端思想的书籍,而是将视线转移到了网络。在一个个深夜,一次次点击我自己收藏的宣扬宗教极端思想的境外网站,暴力的场景、血腥的画面,让我十分兴奋。


为了将宗教极端思想传播得更广,我在多个非法网络平台注册了账号,通过网络到处搜集制枪制爆、如何逃避打击等信息并进行恶意传播,网络成了我的“法外之地”。消灭“异教徒”的宗教极端思想占据了我的整个大脑,渗入我的血液和骨髓。


被宗教极端思想洗脑后的我,变得更加激进。在生活中,哪怕是购买衣服、化妆品这些非食品类的东西,只要不是本民族企业或者伊斯兰国家生产的,我坚决不买。不仅如此,我还极力告诉认识的人,要像我一样抵制汉族人生产的商品。对不听话的,不惜与他们断绝往来。一次,我的一个发小过生日,请我到一家新开的“火吧”餐厅聚餐。当我推门而入时,看到房间里有人在抽烟、有人在喝酒,这一切,让我怒火中烧,当场就砸碎了酒瓶,严厉训斥他们后摔门而去,一场好端端的聚会因我搅局不欢而散。


那时,只要听到有地方发生暴力恐怖案件,我都会刻意打听,把那些暴徒视为“民族英雄”。昆明“3·01”暴恐案件发生后,我通过新闻得知,作案人员中有一名比自己还小的维吾尔族女孩,认为那个女孩就是我的“偶像”,幻想着有一天也向“异教徒”宣战。


在家人的劝说下,我到了县教培中心参加学习。


在学习初期,我仍认为教规才是维吾尔族人应当遵行的唯一准则,不配合教育管理。是班主任老师、辅导员一遍遍给我讲道理、讲法律、讲政策;在我情绪低落的时候耐心地开导我、劝慰我。这期间,我参观了反恐展,也看到了很多人因为不懂法、不知法、不守法而犯罪的案例,使我陷入了深深的反思。


2018年8月26日是我的22岁生日,下课后我躺在宿舍看书。突然,宿舍的门打开了,班主任老师手里捧着一个大大的蛋糕微笑着对我说:“苏比努尔,祝你生日快乐!”我一下子愣住了,看着老师和蔼的面容,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我深深地被感动了。在教培中心,我一直被感动着,这里没有生硬的说教,有的是和风细雨的教诲;这里没有宗教极端思想的污染,有的是洗涤心灵的清泉;这里没有压抑和黑暗,有的是自由和光明。


我为我所犯的错误感到无比后悔,对真心为民、给我们创造良好条件学习的党和政府,对认真负责、用心付出努力培养我们的老师,我只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报答老师,报答挽救我的党和政府。


不知不觉,其他同学也围拢过来,一起唱起了生日快乐歌,我感到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这是我永生难忘、最有意义的一个生日。


尽管被宗教极端思想感染是不幸的,但能参加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无疑又是幸运的。通过培训,我学习了《宪法》《刑法》《婚姻法》《计划生育法》等相关法律,熟练掌握了就业技能,思想发生了转变。在学校组织的考核中,我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水平合格、法律达标、技能熟练,2018年10月我顺利结业,并成为一名在工厂上班的工人。现在我还当上了车间主任,每月工资2500元。在县城,我还申请到了一套廉租房。


如果不参加教育培训,也许今天的我就是一名万恶不赦的暴徒。我知道,这一切改变都得益于职业技能教育培训,这使我重获新生。




我会将玻璃生意越做越好
和田县结业学员 希尔艾力·如孜阿依提

我叫希尔艾力·如孜阿依提,29岁,家住和田县。我有着一段令人难忘的教培生活经历,愿意说给大家听。


我的爸爸如孜阿依提·艾米如拉,今年52岁,他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做生意,在和田市开店,经常不回家。我妈妈乌而妮萨·买买提今年50岁,常年体弱多病。在他们年轻的时候,很想再为我增添几个弟弟或妹妹,但因为母亲身体差,一直没有实现愿望。直到我妈妈46岁时,也就是4年前,她又给我添了一个弟弟,今年已经在村里上幼儿园了。


因为很少得到爸爸的关心,我小学和初中的成绩都很不好,特别是一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课我就爱跑出去玩,所以到了初中毕业时,我就只会说“你好”之类简单的词。


上初中时,我就经常到网吧去上网,经常进到一些我也说不上名字的网站,只要画面好看,就喜欢胡乱翻着看,后来发现一些维吾尔语的暴恐视频,我立即被吸引住了。主要内容是“不能享受国家的各项惠民政策,不能拿国家给的各种补助,因为这些东西都不清真,不能参加医疗保险”……我被这些话迷惑了,越看越想看。


从这以后,只要是国家干部,甚至是村干部到我家里来,我就会骂他们、赶他们走。我拒绝国家任何惠民政策,不要各种补贴,不让家里人参加合作医疗,即使是我们家的住房快成了危房也不想盖安居房,认为那钱不清真。


村干部发现我的异常行为后,找我谈心谈话,并给我进行法律宣讲。刚开始,我很不信任他们。后来,有一次我妈妈生病,本来我想让阿訇来念经使妈妈好起来,邻居着急地说:“那样能好吗?得赶紧送到医院治疗才行。”因为送得及时,妈妈才没出大事。经过这件事,我开始想村干部给我说的话,觉得有些道理。后来,在村干部劝说下,并在家人的支持和鼓励下,我于2018年6月20日到和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习。


刚进教培中心时,老师和管理干部一遍遍找我谈心,为我详细分析极端思想的毒害。我慢慢安下心来,由起初怀疑,到试着学习,再到开始珍惜机会,认真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各种法律法规,并且参加学习了我从小就喜欢的舞蹈课。说实话,在我接触那些极端思想的时候,也很想学跳舞,但当时只能压抑想跳舞的冲动而使劲忍着。


在教培中心,我开始大胆地跳起了各种舞蹈,有我们民族舞蹈,有交谊舞,还有京剧里的武打动作。大家认为我跳得很好,将无数的掌声送给了我。在教培中心的每一天,我都是开心快乐的。几个月下来,我从头到脚,由里到外都变了。


2019年5月31日,我结业那天,回到家给妈妈打水洗脸,还破天荒地为她按摩。妈妈一看就愣了,先是哭,后来笑,接着又哭,然后再笑。那一天的场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以前,我好吃懒做,骂国家干部,整天在外游荡,不但不做事挣钱,还不让妻子出门。只要我一回到家,就对她呵斥,让她赶紧端上好吃的,慢一点都不行,只要我不满意,就骂她甚至打她。现在回想起来,真太不像个现代社会的男人了。现在回到家后,我和妻子一起干家务,她做饭我帮着洗菜,还洗碗,她说我彻底变了,逢人就说我的好。


我从教培中心结业后,开始帮助爸爸照看玻璃店的生意,用普通话和上门的买家谈生意,生意比以前好多了,爸爸高兴得合不拢嘴。现在,我正在和朋友谈合资,成立一个玻璃加工厂,准备将爸爸的生意做得更大更好。


我最后想说:非常感谢党和政府给了我这么好的学习机会,通过教培中心的学习,我掌握了很多知识和技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挣钱孝敬父母,给他们买好吃的东西、好看的衣服,让女儿和儿子也都接受了好的教育。




我想让更多的人来大美新疆旅游
岳普湖县结业学员 尼加提·穆合塔尔

我叫尼加提·穆合塔尔,喀什地区岳普湖县人,曾严重感染宗教极端思想,涉嫌违法犯罪。


2011年9月的一天,我的朋友悄悄跟我说村里有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去了一定喜欢。说完就带着我七拐八拐到了一个隐蔽场所。进去一看,有不少村民跪在地上,虔诚地听着前面的人在讲着什么。我仔细一听,他们正在讲:“不信教的都是‘异教徒’,杀‘异教徒’可以进天堂。天堂里要啥有啥。”此后半年多的时间里,我多次听了类似内容,也从最初的不信到半信半疑再到完全相信,我被洗脑了。可恶的宗教极端思想已经渗进了我的血液,控制了我的灵魂,左右着我的一切。我开始崇拜那些为了“圣战殉教”的人,觉得他们是勇敢的“斗士”,幻想着自己也能成为“圣战英雄”。


2012年11月,我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在极端思想的影响下,认为领结婚证不清真,就找所谓“宗教人士”念经结了婚。听完经后,我满脑子都是讲经人说的“多生孩子、多培养圣战战士”,一心想让妻子多生几个孩子。生下第三个孩子的时候,我的妻子奶水不够让我去买些营养品,可我却想,妻子怎么能吃“异教徒”生产的东西呢?


所谓“宗教人士”告诉我,要想当上让人崇拜的“英雄”,就要为“圣战”多筹集资金。于是我努力干活,开过出租车,经营过大盘鸡店、牛肉面馆、台球室、溜冰场。


在开出租车的时候,我每当看到那些衣着时尚的人招手打车时,就心生厌恶,视而不见,甚至有开车撞过去的念头。


在开大盘鸡店、牛肉面馆期间,我向来对“异教徒”爱理不理,有时甚至恶语相向。一次,店里来了几个要吃大盘鸡的汉族客人,见他们是“异教徒”,我就说要关门了。客人看到店里有很多人正在吃饭,而我却不卖给他们而且态度恶劣,就吵了起来。情急之下,我操起店里的菜刀冲上去就要砍他们。被人拦住了,我还指着他们怒骂:“我就不卖给你们这些‘异教徒’,我迟早会把你们砍死。”


在宗教极端思想的影响下,我的心理变得十分扭曲,自我封闭,交往圈子越来越窄,不愿意与“异教徒”的邻里街坊往来,不愿参加各类文体活动,不让妻子梳妆打扮,孩子病了也不让去医院。后来,我才知道我已经严重感染了宗教极端思想,行为已涉嫌违法犯罪。


在教育培训中心学习过程中,我听了法律讲座,观看了法律宣传片,渐渐开始醒悟。后来,又参观了反恐展,恐怖势力制造的暴力犯罪案件,一桩桩,一件件,充满血腥、令人发指,让我触目惊心,良心也受到了谴责。


在教育培训中心,我还学习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现在我可以流利地用国家通用语言交流了。


通过学习《思想道德课》和《婚姻法》,我彻底转变了大男子主义思想,意识到自己对妻子是多么不尊重,明白了社会主义社会是男女平等的,尤其是我作为丈夫,应该尊重妻子。我开始反省我的错误,内心充满了对妻子的愧疚。一天下课后,我主动给妻子打电话,问她身体怎么样?钱够不够花?我第一次深情地对她说:“跟我结婚这么久,让你受委屈了,以前都是我不对,你辛苦了,我会好好对你一辈子。”瞬间,我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妻子的哭泣声。从那次和妻子通电话以后,我变得更加关心她、爱护她,妻子对我说话也比以前温柔多了。


从此,我们的夫妻关系变得融洽和谐了,家庭充满了欢声笑语。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培训中心的教育改变了我的思想,让我转变了对妻子的态度,重新收获了幸福的家庭。


学习期间,每次周末回家,妻子总会很高兴地给我讲,社区干部为家里做的好事,家里的变化,以及她的快递业务。看到妻子灿烂的笑容,想起过去自己对她和孩子特别冷漠,从来没有给她买过一件衣服、没有给孩子买过一个玩具,心里特别难受。


2019年3月,我从教培中心结业。现在,我对未来充满信心。这两年到喀什旅游、投资建厂、办企业的人越来越多,我一定会帮助妻子把快递公司经营得更好,再开一家新疆特色美食餐厅,把日子过得更好,为更多的人服务,让更多的人来大美新疆旅游!




我要让家乡的姐妹们都美起来
墨玉县结业学员 图妮萨·麦提如则

我是2018年4月主动申请到和田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参加学习的。当时有这几个方面的原因:我们村有几个前面参加教培的学员结业回家,大家看到他们的变化很大,人变得干净又精神,从来不会说国家通用语言的人也会说了,乡亲们都觉得参加教培学习是一件很好的事。另一方面,我感到自己存在宗教极端思想,必须接受教育。


2013年,我从墨玉县职业高中毕业。在学校,我学的是地毯制作专业,但因为市场不太景气,我没有事做,20岁不到就结婚了。当时邻居家里会经常聚集很多人,村里有清真寺他们不去,而是聚在家里做礼拜,还说我们看到的汉族人都是“异教徒”,他们做的所有东西都不清真,不能接受“异教徒”的恩惠,要勇敢地对“异教徒”进行“圣战”,向真主表示虔诚和忠心……从那时起,一些极端思想在我脑子里扎下了根。我越来越封闭,很少出家门,出门时只要碰到别的民族的人就会追着打骂他们。


到教培中心以后我发现,正如已经结业学员所说的那样:吃住不要钱,所有的学习资料也不花钱,能够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国家法律法规,还能够学习一门就业技能。我看到,大家在学校里面每天都很开心,快乐地参加学习和各种文体活动。我很喜欢打乒乓球,还经常和男同学一起打。每天早晨定时起床,参加跑步等晨练活动,吃了早饭后开始上课。中午吃饭后可以午睡一会儿,下午接着学习,并参加自己感兴趣的文体活动。每天上完课后,学员们开始干自己感兴趣的事,有打篮球、乒乓球、羽毛球和台球的,有下国际象棋、围棋的,还有唱歌跳舞和画画的,生活很有规律,大家开心快乐,很珍惜每一天。老师教给了我们良好的卫生习惯和礼貌的待人接物方式,这些是我们以前在家里没有办法学到的。


我本来是个爱美的人,但是那几年大家觉得妇女们不用美。现在想想,那些想法真的不可思议,我们很多维吾尔族人天生就会唱歌跳舞,为什么要禁止呢?我在思考这些问题,有了自己清晰的答案。我们妇女同胞,要把日子过好,不能做男人的附属品,更不能被宗教极端思想迷惑!


我在教培中心学习了美容美发,今年2月结业后,我想开一个美发店。没有钱,我就去找了我们的乡长艾依比拜·玉素普。她听了我的想法后很高兴,很热心地帮我出主意。很快,她就为我找到了一个门面,还让妇联给我申请了妇女创业就业补助资金。开业那天,我请来了乐队,吹唢呐的、打鼓的,影响很大,周围的人看我的眼光全是羡慕和敬佩。


我的美发店名字叫“美丽尔”,意思就是要让进来的所有客人都美起来,也笑起来。现在我们乡的人观念改变了,有了钱之后来做头发的人挤满了我的店。从我的店里走出去的姐妹们都很高兴,说我手艺不错,让她们真的美了许多。


我现在一个月可以挣6000元,招了两个贫困家庭的女孩当学徒,她们专心学习,进步很快。以后我还要再招一些人,将店面再做大一些。


我最后想说的是,幸福生活要靠自己的双手和努力去创造,懒惰是不可能过上好日子的,天上不会掉馅饼!



【打印正文】